第八十章:老娘不缺钱

作品:《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

    这日清晨,徐先生心情极佳。

    连带着公司安保人员都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这艳阳、即便是燥热,但也是粉红色的。

    上午时分,安隅与唐思和一前一后进办公室,休息两日回来,后者脸面上稍有些许疲惫,安隅望了人一眼,浅声问道;“熬夜了?”

    “恩、”后者回应。

    安隅没言语,实则,干他们这行的熬夜是常见之事。

    清晨叶知秋一碗燕窝递过来,不得不喝,以至于此时稍有些腻得慌,进公司的人第一件事情不是进办公室,而是进休息间给自己倒了杯清水。

    一支黑色保温杯被她搁置一旁台面上,唐思和望了眼,伸手也给自己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笑道;“难得见你有带保温杯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安隅一边喝水一边用余光扫了眼保温杯,随后不知是漫不经心还是刻意道;“徐先生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唐思和往嘴边送的杯子僵在了半空,良久、低头苦涩一笑,未言语。

    只是那视线中,多了些许混沌不清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不是你不言不语就能掩盖的。

    “许多事情,过去了便是过去了,不提及,对谁都好,”空旷的休息间,眼前的咖啡机正在工作,浓郁的咖啡香充斥着整间屋子,安和两大合伙人站在里面,一人端着一杯白开水,不同的是二人背对而立,谁也看不清彼此的容颜。

    安隅低垂首望着手中玻璃杯,面色平平,没有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那些不可能的感情会成为彼此的负担。

    及早放下,无疑是放彼此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“爱上了?”

    “爱不爱,我们之间都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一问一答,干脆利落,前者问的万般痛心,后者回答的随意而平静。

    她往不了那个午夜偷偷跑出来给她送药的男孩子,也深知她们二人无任何可能,

    从一开始便知晓。

    偷来的时光固然珍贵,但回归正轨之后她是赵家继女,他是唐家长子。

    出生不可改变。

    这世间,说来万般奇怪,那些半道上的豪门,及其看中门当户对,势必要用子女的婚姻带动家族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而偏偏徐家如此高门大户,却娶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继女,将所谓的门当户对抛至一边。

    没有对比,便没有伤害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可能呢?”唐思和转身,视线落在那清冷孤傲的背影上,话语一字一句异常清明且万分肯定。

    “我从不相信如果,”她只相信事实,你将赤果果的现在甩在她脸面上也好过同她说如果。

    二人气氛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,宋棠站在门边敲了敲门,见二人气氛不大好,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道;“赵清颜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、”听闻这人名字,安隅便觉烦躁。

    “等等,”宋棠闻言,正欲转身离开,却被安隅开口唤住。

    她想,见赵清颜也好过此时待在如此尴尬的休息间里。

    她与唐思和之间,不宜提起太多过往。

    伤人、亦伤己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宋棠将人引了进去,安隅将将推门而入,质问声扑面而来,伴随而来的是赵清颜冷怒的眉眼;“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安隅闻言,冷笑攀上脸面,反手带上办公室门,笑道;“好笑,你站在我的办公室里问是不是我?”

    “翁家那件事情是不是你干的?”赵清颜怒目圆睁的面孔如同那七里巷子里与邻居撕逼的丑妇似的,哪里还有半分大小姐的气质?

    若此颜面让赵家人看见了,当真是不觉得丢脸?

    安隅睨了人一眼,伸手将手中黑色保温杯放在办公桌上,睨了眼赵清颜,冷嘲开口;“你赵家那通天本事可不是我能对抗的,赵小姐还是多想想自己平日里得罪了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手段通天,当初瞒着首都所有人将她这个孙女送出国外堕胎修养,若非她事先知晓,只怕还会以为这人只是旅了个游回来。

    安隅视线从赵清颜这一身名牌套装上扫过,嘴角笑意更甚了些。

    “你跟那七月半出没的孤魂野鬼一样,专害人,安隅,若说不是你,我还真不信,”赵清颜没有忘记安隅那日离开赵家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素来知晓,这人不是个会吃闷亏的人。

    年少看大,安隅这人,能蛰伏隐忍许久。

    自也是异常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翁家的事情,倘若说不是她的手笔,她如何也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这人啊!最擅心机,等着两家订婚之后才出手,何其像她的风格。

    “污蔑也是犯法,赵小姐,我劝你想清楚了再说,”安隅开口,视线较之上一秒严肃了半分,望向赵清颜,并不那么友善。

    “倘若污蔑是犯法,那么你此时算不算知法犯法?”

    “你口口声声是我做的,拿得出证据吗?”她问,七寸高跟鞋踩在地板上,咚咚作响,窗边,艳阳跳进屋子,落在地板上反射回来,有些刺目。

    安隅小跨三步过去,不多不少,刚好离她一米远,这日,安隅一身高腰长裤墨绿色雪纺衫在身,一头长发低低挽起,整个人气场全开,站在赵清颜面前,妥妥撵杀这人。

    屋外,敲门声咚咚响起,宋棠端着茶水进来,安隅见此,冷嗤一声道;“赵小姐看不上我们这小地方的茶水,免了。”

    安隅吝啬到连一杯清茶都懒的给眼前人,与其说赵清颜看不上,不如说她不想浪费自己的茶水。

    宋棠看了眼办公室紧张的气氛,端着茶水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市井出来的女子永远也改变不了身上那股子不入流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赵清颜这话,异常耳熟。

    她五岁开始便时常听闻这句话,而说这些话的,无疑都是赵家人。

    且赵家人异常会指桑骂槐,当着胡穗的面指着她说,无疑是将母女二人都带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豪门大家闺秀不过也是个人尽可夫的公交车罢了,”说完,她冷嘲一声,睨了眼人家平平坦坦的腹部,接着道;“若是还在,得四五岁了吧?”

    “安隅、”一声怒斥在这件诺大的办公室响起,声音异常刺耳。

    屋外宋棠闻言,紧忙起身,往办公室门口而去。

    以防赵清颜动手撕逼。

    “恼羞成怒?人翁家好歹也是书香世家,堂堂正正的学者,即便不在乎门当户对也要找个干干净净的女子做儿媳妇儿才行,娶你、无疑是玷污自家门第。”

    赵清颜的气急败坏与安隅的悠悠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赵清颜的脑子即便在精明的赵家人日日夜夜的熏陶下,也终究是个摆设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承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客观的阐述这件事情的事实,赵小姐莫不是脑子不大好,听不出好赖话?”

    哐当一声巨响,赵清颜随手抄起她办公桌上的一件物品猛的砸过来。

    潜意识里,她侧身躲闪。

    却只听,身后玻璃门哗的一声炸裂开来,裂痕如同蜘蛛网似的遍布开来。

    安隅闻声,背对着玻璃门的人缓缓侧眸望去,在看看那躺在地上圆滚滚的犯罪工具。

    黑色的保温杯在地毯上缓缓滚到脚边。

    徐太太视线从保温杯上抬起,落在赵清颜身上,在看了眼玻璃门,转眼,脸上布满阴凉之气,那低低沉沉的话语如同数九寒天的冰霜;“损坏私人财产?赵清颜,你信不信老娘能告到你倾家荡产?”

    后者站在原地望着惨烈的现场,稍有些轻颤。

    “翻倍赔你就是,”她开口,壮着胆子直视眼前这个阴寒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老娘缺你那点不干净的破钱?”

    安隅的嘴巴是毒的,心里素质好的人尚且还能抗几个回合,倘若是心理素质不好呢?

    她口口声声说她人尽可夫、公交车、不干净。

    无疑是在将赵清颜的自尊心踩了又踩。

    “安隅、你别太过分,”在她的印象中,她不过是赵家不入流的继女,是那个小时候唯唯诺诺躲在赵家阁楼里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可现如今,那个唯唯诺诺的继女站在她跟前耀武扬威,更甚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怒视着她。

    安隅闻言,似是听了什么极大的笑话,缓缓迈步过去,冷硬的将人缓缓逼至墙角,俯身凝着她,“清晨跑到我这里来闹事,到底是谁过分?”

    俗话说,一日之计在与晨,清晨伊始,赵清颜给她开了个不好的头,只怕她这一天都不会大顺。

    “你坏我婚事在先。”

    “证据呢?恩?”那一声恩、如同冬日清晨甫一出门一阵寒风吹来,直直冻到骨头里。

    令人忍不住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安隅抬手,擒着一股子冷笑抬手不轻不重拍了拍赵清颜的面庞,啪啪作响,将人逼至墙角完全不得动弹。

    “我素来不喜旁人在我跟前耀武扬威,你要自寻死路,别说我不拦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。”

    啪、赵清颜一句你想如何尚未说完,便被安隅一巴掌打蒙了,瞪着不可置信的眼眸子望着眼前这个阴孑如那黑白无常似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不笑,但也没有任何愤怒。

    光是那寒凉的面色便足以让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赵清颜说她是寄人篱下的继女,她承认,但那是以前。

    现如今的她,是安隅,堂堂正正的安隅。

    不是躲在赵家屋檐下那个继女安隅。

    片刻,她将手缓缓落在赵清颜身上昂贵的套装身上缓缓擦了擦,淡淡道;“钱我不缺,但你坏我东西,总该有所赔偿。”

    屋外,那一声巨响引来了不少人,安隅在公司,虽说平日里冷艳,但出手大方,不会为难底下人员,也算是颇得人心。

    众人说她冷艳时也会夸一句她待人不薄。

    今日这一声巨响,众人都是抱着担心的姿态来,却不想,寻声而来,见唐总如同门神一般站在破裂的玻璃门前,满面阴寒,异常骇人。

    屋内,安隅这一巴掌下去,不留任何情面。

    赵清颜自知自己此时不是安隅的对手,狠狠瞪着人家,拉开门欲要离开。

    却不想撞见门前的唐思和。

    后者冷若寒霜的面庞带着些许薄薄怒火,盯着赵清颜,话语不似那般友善;“我倒是不知赵家小姐还有上门损坏私人财产的爱好。”

    “陈宇、”他高呼一声。

    身后人过来听他在道;“让赵小姐照价赔偿。”

    唐思和在首都圈子,亦是个响当当的人物,双亲都是队里高层,且这人没有豪门世家二世祖的气息,且还颇有能力,在首都这个圈子里,亦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    赵清颜敢当面得罪安隅,但对于住在同一个大院里的唐家,还是稍有畏惧。

    “唐总,别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欺你,该直接发律师函发你家去,”男人开口。冷厉无常。

    赵书颜怒视他许久,而后伸手从包里掏出一叠现金扔到唐思和身上,红色的纸币刷刷刷的往下面掉。

    男人睨了眼地上的钱,冷声开口;“双层隔音玻璃门,原价一万七,我给赵小姐打个五折,你这点钱也也不够赔偿。”

    身后不知是谁没忍住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随后有一声响隐在人群里笑道;“还赵家千金呢?这不是打脸吗?”

    “丑人多作怪。”

    律师啊!没别的长处,嘴巴厉害。

    今儿赵清颜在安和可谓是气的脑溢血都快喷出来了。

    但能如何?

    安和的两个老板都不是好东西,员工你想他能好到哪里去?

    清晨一场闹剧在赵清颜的狂奔离去中得以收场。

    办公内,安隅视线落在地毯上的那只保温杯上,面色阴寒不定,冷冷瞅着它半晌,才气呼呼俯身将东西捡起来,哐当一声搁在桌面上,冷冷道;“好端端的拿个犯罪工具来。”

    徐先生此时若是在旁边听闻这句话,一定会气的脑子冒烟。

    清晨起来给老婆煮姜茶,不讨好不说还给自己惹了一身骚。

    外间,唐思和吩咐陈宇联系建材店的人过来换门,推门而入,恰好见到安隅气呼呼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唐思和望了眼玻璃杯似笑非笑道;“你这杯子质量还挺好,双层隔音玻璃门都被它砸开花了,杯子一点事儿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安隅闻言,还真伸手将杯子拿起来左右敲了敲,冷不丁笑了,真是够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回头一人发一个,喝水之余还能防身,一举两得,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,”后者应允。

    这日下午,徐先生给自家爱人拨了通电话,那侧,情绪不高,更甚是还有些许不耐,想着许是这人工作忙,也便没不识相。

    这日晚间,徐先生与市政有应酬,倒是,市政领导都来齐全了。

    乍一拉开门,见赵波坐在正中间,身旁留了个空位,显然是给他的。

    女婿见后岳父,这关系,有点拗口。

    席间,二人浅淡工作与城市建设,一桌子人,暗暗猜想,到底是关系更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于公,他是资本家,赵波是城市领导人。

    而任何建设都离不开金钱的支撑。

    所以,为何都说商政一家亲了。

    酒桌上,有人频频劝酒,劝到徐绍寒跟前来,男人抬手挡了挡笑道;“自家人应酬,不来这套虚的,以茶代酒就好。”

    这人,一等一的酒桌好手,一句话,挡了酒,又拉近了彼此之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更甚是赵波听闻这话,觉得颇为顺耳。

    笑了笑,朝底下秘书摆了摆手;“饮酒伤身,不来这套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哈哈大笑,揶揄道;“这徐董跟赵市长有的是机会浅酌,是我们眼光短浅了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女婿跟老丈人的关系,也不在乎酒桌上这套。

    意味深深的话语,让一众人笑着揶揄了半晌。

    说不喝,但到底是不能一口不沾。

    徐绍寒在商场名声素来是谦卑有礼,身为晚辈,该有的仪态还是要有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还有一章</>请记住小说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最新章节 第八十章:老娘不缺钱网址:https://www.dushuwo.net/0/805/62332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