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九章:不理徐太太的徐先生

作品:《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

    武侠小说网 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胡穗开门,只见徐黛提着食盒站在身后,许是东西太多,且身后还跟了两个警卫。

    这日清晨,徐黛进来,对人客气有加。

    话语之间端的是大家风范,她伸手将东西摆整齐之后,望着赵书颜开口道;“我家先生说,望赵小姐好生休养,改日在来看您。”

    “劳烦您了,”赵书颜客气开口。

    徐黛闻言,话语毕恭毕敬,万分端庄;“不劳烦,先生说都是自家人,范不着如此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用餐,我得回去了,我家太太昨夜受了风寒,身子不利索,先生一人在家怕是忙不过来,”这话、徐黛是笑对赵书颜说的。

    这句受了风寒,该如何言语呢?

    大抵是想告知赵书颜,昨夜之事、、并非只有你一人不舒坦。

    你的身份跟徐家四少夫人的身份比起来,看谁重要。

    话语说完,徐黛稍有些懊恼的抿了抿唇,大抵是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“严重吗?”这话,是赵波问的。

    “不严重,怪我,先生交代我莫要乱言语,怕家里长辈担忧,”这句怕家里长辈担忧,她说的异常清明。

    徐黛此行,绝不是白来的。

    昨夜、徐绍寒说,“明日晨间送餐去医院给赵家人,敲打敲打赵书颜,让她识时务些,至于如何言语,度量在哪,你自己斟酌把握。”

    此行,叶城对徐黛的佩服又多了一层,只觉这个中年管家一语双关的本事简直是神乎其乎、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,无人匹敌。

    那寥寥数语下来便让坐在床上的赵书颜不敢在开口有半分言语。

    果然,姜还是老的辣。

    这日清晨徐黛归家,徐绍寒正在餐室里给亲自动手给安隅布餐。

    见徐黛回来,余光瞥了眼进来的人。

    后者微微颔首,表示已成。

    徐绍寒继续手中动作。

    若说人生前三十几年是他一人踽踽独行的话,那么遇见安隅之后,这人刻意放慢了脚步同她前行。

    昨夜、安隅那番作为,在他眼中,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,但即便如此,他陪着她演了这出戏。

    演完之后,点评一番。

    事后,再给她擦擦屁股。

    如此,就好比一个父亲在教一个初出社会的女儿做人做事。

    说无宠溺,无爱意,是假的。

    安隅从盥洗室洗完手出来时,恰好撞见徐黛进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昨夜归家太晚,安隅尚未想起,清晨站在盥洗室洗手时才想昨夜那只黑猫。

    遂问道;“我猫呢?”

    这是一句及其没有礼貌的询问。

    没礼貌到徐先生不想回答她的话语。

    抬头撩了人一眼,继续手中动作,

    前行的徐太太步伐顿住了,望着徐绍寒,眨了眨眼睛,摸不清这人是何意思。

    见她杵着不动,布好餐的人伸手停住手中动作,睨了人一眼道;“愣着干什么?过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猫呢?”她再问。

    还是心心念念想着。

    “你在问谁?”徐先生不管她,拉开椅子坐下去,一句询问甩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”有毛病。

    她想。

    一句询问,犯的着他如此上纲上线?

    索性也不问了,拉开椅子吃早餐。

    反倒是她熄火了,徐先生才多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心想,就如此了?

    这日上午,安隅在办公室修改下面送上来的文件,且对面,正坐着组内员工,听着她用清浅的话语勾出自己方案中的不足,以及各方面的不妥之处。

    身旁,站着宋棠,她静静看着安隅,女子侧眸的容颜当真是引去了她所有目光,

    这日中午,安隅抽空去了趟医院。

    心脏科高级病房内,只剩胡穗与赵书颜,这二人单独相处时,都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。

    但若是想想撕逼,赵书颜怎也不是胡穗的对手。

    安隅来时,正值午餐时间,赵家佣人送了餐室过来,在伺候二人进餐,

    且还说这惋惜话,大抵是感叹她苦命。

    安隅推门而入时,阿姨才停宗中言语。

    赵书颜用餐的动作被安隅止住,她望着她,此时的二人,差距颇大,一个一身干练妆容满身风华,一个一身病服满面寡黄。

    一人坐,一人站。

    安隅视线从胡穗与佣人身上扫过,漠漠开腔;“介不介意留点私人空间,”

    胡穗闻言,看了眼床上的赵书颜,转而视线落在佣人身上,那一眼,那人便以识相。

    “感觉如何?”她伸手拉开床边椅子坐下去,问的平淡。

    “何必来狐假虎威,”她就差直言,此时的安隅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了。

    “狐假虎威也是我的一番心意,赵小姐要如此想,”她那一声浅笑、太过猖狂。

    她将人弄得半死不活,连夜做了一场大手术,险些连命都搭上了,此时在来说这个,说她心肠狠辣只怕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那我还得感谢你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你该感谢我的地方多了去了,”

    赵书颜该感谢安隅的地方何止是一点?

    倘若她没有手下留情,早就将她送进了地狱。

    倘若她在狠心一点,还有她什么事儿?

    “你该谢谢我,能让你看见明天的太阳,”她冷笑开腔,话语粗俗,而又直白。

    “小小教训,赵小姐要吃一堑长一智,切莫在干出什么没脑子之事儿。”

    她来,只是为了警告。

    安隅的警告和徐先生的警告不同,徐先生的警告从深层面出发。

    而安隅,直白有力

    且无比猖狂。

    言罢,她缓缓起身,

    睨了眼眼前人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屋外,只有佣人在候着,胡穗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她未曾多想,转身往电梯去时,却在电梯口撞见了胡穗。

    那人见她来,视线落在其身上,深深看了眼,未言语,转身往一旁露台走去。

    “不弄死她留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胡穗最为嫌弃的便是安隅那优柔寡断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弄死她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答案是半分好处都没有

    弄死赵书颜,赵家的财产不会有她半分。

    相反的,她还要花时间精力去对付这么个人。

    “留着她给你添堵吗?”胡穗稍有些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给我添堵?”她似是听闻了什么好笑的笑话,问了这么一嘴。

    在紧接着道;“一年见不了三五次,她如何给我添堵了?”

    你以为这话能堵住胡穗的嘴吗?

    怕是不行,她冷声道;“你跟赵波一年见得了几次?”

    那意思是说,见不了几次人家照样也能给你添堵。

    话语落地,安隅沉默了。

    因这里是一方大露台,恰好今日天气较好。

    不少病人出来放风。

    而安隅与胡穗的交谈自然会因为旁人而压低声调。

    这一点,都是二人潜意识里发生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厉害,何不自己动手??”她冷笑反问。

    “不弄死她,你对得住昨夜我与徐绍寒的视而不见?”昨夜那场戏,若是徐绍寒和胡穗不陪她唱,安隅哪里会将赵书颜送进医院?

    “你的视而不见说明你内心的狠毒,与我有何关系?是我要求你了?”她反身质问,露台上的风,太大,吹的她发丝随意飞舞。

    她伸手,将头发别至耳后,望着胡穗的目光泛着冷冷星光。

    她妄想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她身上,这一点无疑是在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她尚且还没傻到为旁人做嫁衣的时候,

    “光想算什么?有本事自己动手。”

    她正想与胡穗念叨念叨,口袋手机响起,拿起看了眼,见是徐绍寒的号码,她本意是想直接挂断的。

    但思忖着,与其跟胡穗在这里斗智斗勇,还不如接了徐先生这通电话。

    于是、权衡利弊之下,徐先生受宠了。

    若是这人知晓,只怕是该头痛一阵了。</>请记住小说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九章:不理徐太太的徐先生网址:https://www.dushuwo.net/0/805/6235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