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,醉生梦死的郗俭

作品:《乱入三国之逆天改命

    一转眼,又是十天过去了,又有一千多名壮士加入了杨家军,此时杨家军已经扩充到了四千人,这也是杨府能够容纳士兵数量的上限了。兵不在多而在精,杨俊见状果断的下令停止招募士卒。也同时撤除了集市上的擂台。

    杨家军的人数越来越多,而兵刃却变得有些匮乏,许多士卒训练时都是拿着木棍。于是杨俊派遣了管家李华购置了一批兵器,甲胄回来,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这一日,突然有个好消息传来,有人来报,回荆州探望母亲的魏延回来了,杨俊听后大喜过望,“哈哈,看来文长果然不负我呀。”

    于是杨俊亲自来到大门口迎接他。

    魏延看见杨俊亲自来接自己,有些受宠若惊,连忙拱手说道,

    “怎敢劳烦主公亲自迎接。”

    杨俊拉着他的手走进了杨家大院,一路上,魏延看见正在训练的杨家军有些惊讶,只见他们军容齐整,斗志昂扬,不由得惊叹道

    “没想到主公府里竟藏着这样一支精良的军队,真是令在下叹为观止。”

    “军队虽然精良,可如今还缺少一名统帅,不知文长能否担次重任?”

    魏延听了此话心中兴奋不已,心想杨俊怎么会知道自己有统兵作战的能力?自己虽然自幼饱读兵书,专研兵法,可自己重来没有跟他提过,没想到杨大哥这么信任自己。心中虽然这样想着,却连忙拱手说道,

    “承蒙主公看重,在下定然不会让您失望。”

    杨俊满意的点了点头,魏延当然不会知道他拥有召唤系统,随便一查便知道了他的能力,巅峰统帅92,当然统帅89,这个能力统帅一千多人应该是手到擒来。于是杨俊便把新招募来的一千多名调拨给了魏延,就这样魏延被火速提拔到了和杨再兴,林冲同级别的统领。一开始杨家军的众军士有些不服,他们没有看到市集上比武那一幕,同样是新来的,凭什么他可以做统领。随后有不少什长,伍长,百夫长甚至是普通士兵找到了魏延,向他提出挑战,魏延来者不惧,将那些前来挑战之人打的落花流水。不仅如此,魏延还在自己统领的队伍中设立了赏罚制度,公平公正,众人也都是非常信服,接下来几日里,魏延与众士卒同吃同住同训练,获得了士卒们的一致称赞。

    杨再兴与林冲也是不甘示弱,杨再兴有些86的统帅值,林冲有着80的统帅值,虽然不及魏延,但是统帅一千多人也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这一日魏延突然找到了杨俊说道,

    “主公,回来后一直忙着训练士卒,有件事情忘了向你禀告。”

    “文长,你有何事?”杨俊问道。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我回荆州探望母亲,回来的路上见到处都是一些头戴黄巾的农民,我一时好奇,便上前打听,他们说自己信什么太平道士,追随什么良师要推翻汉朝,还要强行拉我入伙,被我逃脱了。这些人中多的有几千人,少的有几百人,正在向一块汇集。我觉得这些人不寻常啊。”

    杨俊闻言心中一惊,计算了一下日子,现在已经是公元184年3月初了,历史上的黄巾之乱正是爆发于这一年的3月15日,也就是说再有十几天,天下就要大乱了。自己最近一直忙于府中的各种事物,倒是有些忽略了,多亏的魏延提醒。于是说道

    “文长啊,看来我们的机会来了,我也曾听一位游方道人提起过,说巨鹿有一人名张角,他信奉太平道,自称为天公将军,还有他的两个弟弟,一个叫张梁,自称公将军,一个叫张宝,自称人公将军,三人招募了几十万信徒,他们头戴黄巾,自称黄巾军,准备反叛朝廷。今日听文长所言,果然说的没错呀。”杨俊当然不是听什么游方道人说的,身为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,怎么可能连黄巾起义都不知道,他这样说只是在故弄玄虚。

    魏延闻言有些意外,沉思了片刻叹息道

    “唉,看来天下要大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黄巾起义是大趋势,以我们目前的实力,是改变不了的,这反倒对我们是个机会,我们正好乘势而起,趁乱取了益州之地立足,也可保一方百姓不守安宁。”

    魏延闻言拍手称赞道,

    “好啊,主公的计划真是妙啊”

    “文长啊,你去把所有人全部叫到会议大厅来。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魏延便将杨再兴,张任,雷铜,张任全部叫到了会议大厅,杨俊又命人去卧房内唤来了王素。

    见众人到齐后,齐齐的向杨俊参拜

    “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杨俊摆了摆手,随后将之前对魏延说过的话又对众人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众统领听过后都是异常兴奋,尤其是杨再兴,看来自己的战场就要来了。

    只有王素有些忧心重重,她深知战争是要死人的,这一天还是要来了,她既希望自己的夫君能够成功,又怕有一天自己的夫君,儿子会战死沙场,这种矛盾的心理让她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杨俊似乎看出了王素心中所想,投给她一个坚定的眼神,王素感受到后,眼神也慢慢变得坚定,嘴角也露出了一抹难以察觉的微笑。

    益郡刺史府内

    郗俭正半倚在在塌上,怀里左拥右抱着两个美人儿,美人手里各端着一壶酒,谄媚的一杯一杯往他的嘴里送。

    “郗大人,听说杨府又招收了一千多名兵卒,每日在府中操练兵马。现在杨府已经拥兵四千余人,杨俊意图不明,恐怕是有谋反之心啊。”一名文化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郗俭伸手挑逗着其中一位美女的下巴,半晌才声音萎靡的说道,

    “不就四千人么,我有郡兵一万,有何惧哉。”

    “刺史大人呀,吴府不是还有三千多人吗,倘若他们兵合一处,那可就是整整七千人呀,倘若他们有什么异心,带着这些人马杀奔我刺史府,那刺史大人,我们的性格可就不保了呀。”文官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郗俭一听这话坐不住了,“噌”的一下从塌上站了起来,身边的两位美人被吓了一跳,郗俭也不理会,说道,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我派人去弘农打探,没想到杨太尉的确有个儿子叫杨修,所以才放他在益郡进进出出,没想到他竟然在郡内建造了府邸,看来他是杨彪儿子这事是假的,竟然敢骗我,给我点齐五千郡兵,我要去灭了他杨府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不可呀,如今他实力已经壮大,况且他手下有几员猛将武艺了得,而且他的府邸与吴府相邻,倘若的真的交起手来,恐怕不敌呀。”文官在此说道。

    郗俭闻言想起了杨再兴的勇猛,思忖了片刻问道,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如……不如派一个人前去套套他的话,看他有何打算,如果真的打算反,再发兵也不迟。”文官一脸诡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那就派你去了。”郗俭话罢便不再理会文官,坐回了床榻,揽过了身边美人儿,继续享受。

    那名文官心中一阵苦涩,想要说些什么,又不敢说。唉,早知道自己就不多嘴了,这不是自讨苦吃吗,外一他们真的想造反把我杀了怎么办。虽然心中这样想,却不得不去,既然郗俭下了命令,自己不去也活不成呀。于是只好硬着头皮来到了杨家大门前。

    杨俊此时正在府中看兵书,突然有人来报

    “主公,门外有一名郡首府的人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杨俊闻言在心中盘算,自己既然在益郡建造了府宅,那自己骗郗俭是杨彪儿子的事肯定是瞒不住了,只是他派一个人前来是做什么?难道……是看自己实力壮大了来讲和的?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。”杨俊说道,

    不多时,文官被领了进来,杨俊起身不卑不亢的拱手问道

    “大人,不知今日来我杨府有何指教呀?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杨族长,前些日子听说杨府建成,未能亲自来拜访倒是有些失礼,没想到短短一个月之内,杨府竟然招募了如此多的府兵,真是令人钦佩呀。”文官眼睛滴溜溜乱转的说道。

    杨俊心想,这人倒是挺圆滑。

    “生逢乱世,多招募一些府兵也是为了保家护院,不知这位大人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本官姓张名儒,此次奉郗刺史之命前来是想要请杨族长出仕,听闻杨族长精通治国之道,有大才,不如为朝廷效力如何?”

    杨俊心想,来请我出仕?我看是没安好心吧。想那郗俭也活不了几天了,按照历史发展,再过几天他就会被黄巾军杀掉了,自己现在没必要与他纠缠,先稳住他就好,这样想着杨俊连忙拱手说道

    “张大人,杨某个胸无大志之人,发了笔横财,只想守着这些家业过一辈子,我哪懂什么治国之道,我就是一个庸人。”话罢,杨俊从袖口中掏出了一袋子五铢钱递给他张儒。

    “还希望张大人在郗刺史面前帮我周旋一二。”杨俊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张儒有些意外,这杨大族长竟然会贿赂自己。本想着这一趟别丢了性命就行,没想到竟然有意外收获。假意推脱了一下后便将钱袋揣进了怀里一脸堆笑的说道,

    “杨族长放心,你的意思我明白了,本官这就回去复命了,请留步,不用送了。”

    杨俊见张儒走了,立刻收起了笑容,冷哼一声自语道,“见钱眼开的饭桶。”

    张儒刚走出房门,张任,雷铜突然闯了进来,雷铜怒气冲冲的说道,

    “杨大哥,你为何要给他钱?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那郗俭更是如此,还不如一刀先宰了他,再带人去那刺史府宰了郗俭,让大哥你来做这个这个益郡太守多好。”

    张任也说道,

    “没错,如今我们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,大哥你何不杀了那狗官取而代之?”

    原来这二人正带着杨武卒在府院中训练,听说有刺史府的人前来拜访,便躲在了门外偷听。

    杨俊看了二人一看,说道

    “二位兄弟,郗俭不管怎么说也是朝廷命官,我若真杀了他取而代之,会落天下人口舌,也会背上个反贼的骂名,于我们日后发展不利,不过你们放心,我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他们只是个武将,并不懂这些,不过听了杨俊的话,好想有些道理,也就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杨俊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,以他对历史的了解,他自然知道,黄巾之乱爆发后,郗俭就会被杀,他又何必自己动手?请记住小说乱入三国之逆天改命 最新章节 第二十章,醉生梦死的郗俭网址:https://www.dushuwo.net/10/10648/751483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