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,江郡城内乱

作品:《乱入三国之逆天改命

    杨俊望着面前跪地请降的三千余名降卒再次犯了难,不知该如何处置才好,正在他犹豫不决之际,突然有人上前说道,

    “主公,吾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杨俊闻声看去,只见一名年约十七,八岁的少年将军正拱手立于一侧,杨俊观此人气度不凡,于是说道,

    “小将军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我认为当前局势未定,这些降卒若是收入麾下,将来必成祸患。如果将他们杀掉,必会引起江郡中黄巾余党的誓死抵抗,不如先对他们施以恩惠,再将他们放了。这样他们返回江洲后定然会对主公感恩戴德,同时也可以瓦解江郡黄巾余党的意志。”小将军说道。

    杨俊闻言眼前一亮,这不失为一个好计策,在这个乱世,攻城便是攻心。这样想着,杨俊连忙开口问道,

    “小将军你姓甚名谁?”

    “在下李严,字正方。”

    杨俊闻言恍然大悟,原来他就是李严,自己险些将他忘了,连忙开口说道,

    “听闻是你将黄巾军先锋大将卢俊义的眼睛射瞎了?”

    李严有些尴尬的挠挠头笑着说道,

    “说来有些惭愧,我本想取他性命,可箭艺不精,只射瞎了他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杨俊见他漏出了十七八岁少年本该有的样子,大笑着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说道,

    “卢俊义身手不凡,你能射瞎他的眼睛已经很是不易了,你方才的提出的建议我决定采纳,另外我还要加封你为偏将军。”

    李严闻言大喜过望,连忙跪地谢恩。

    房玄龄对李严这个建议不置可否。既没有百分百的赞同,也没有反对,当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,总不能再将这些降卒用绳子捆了藏于此处吧?就算是想这么做也没有足够多的绳索了,所以此刻只好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拿定主意后杨俊便下令赐予降卒足够的口粮和五铢钱,令他们自谋出路,如果想要回江郡继续助纣为虐杨俊也不阻拦,只是提醒他们好自为之。

    这些黄巾降卒闻言先是面面相觑,反应过来后都是感动的痛哭流涕,齐齐的向杨俊扣头谢恩,便领了口粮和五铢钱各种离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杨俊已经收到了杨再兴大破宋江营寨的消息,众将士皆是拍手叫好,只是没有抓住宋江令杨俊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随后杨俊便结部队与杨再兴合兵一处,找了一处空旷之地扎下营寨,经过了一天的厮杀,杨家军的战士已经是疲惫不堪,杨俊下令休整一日后再发兵攻取将郡。

    江郡内,吴用正在细细的观察地图,这两日他内心极为不安,总觉得杨俊没有真的死,而是在搞什么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突然有前方哨兵传来战报,说卢俊义大破杨家军先锋部队,正在乘胜追击。

    众将士皆是欢欣鼓舞,只有吴用眉头紧锁,追问道,

    “敌军往哪个方向败退了?”

    那名哨兵先是一愣,随即说道,

    “往……峨眉山斜谷方向。”

    吴用连忙来到地图旁,再次认真观瞧,片晌过后恍然大悟,全身开始不住的颤抖,手指着益州地图上斜谷的位置说不出话,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紧接着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一旁的时迁与一众侍卫见状大惊,慌忙上前搀扶吴用,片晌过后吴用慢慢转醒过来,不由得号啕大哭道,

    “是我无能啊,没能识破敌军奸计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时迁被搞的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,心急的问道,

    “四哥,我军大获全胜你为何要如此悲伤?”

    吴用闻言手指着地图颤声说道,

    “敌军若是真的败了,为何不选择走宽敞的大路退回益郡,却单单选择了走峨眉山斜谷这条崎岖的山路?他们定是在此处设下了伏兵,等我军入瓮啊。”

    时迁闻言一把拽过了面前的地图查看起来,嘴里还嘀咕着,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杨俊已经死了,杨家军应该乱成一团才对,怎么可能设伏。”

    “五弟呀,杨俊若真的死了,你怎么可能那么顺利的逃出益郡城,定然是那杨俊诈死骗你回来报信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。”时迁不敢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不出一个时辰,我军战败的消息就会传开。”吴用叹息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四哥,你快快拨给我五千兵马我去救大哥。”时迁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,此时我们只能坚守城池,不可再妄动。”吴用说道

    “那大哥怎么办?如果大哥有什么闪失,我们怎么跟弟兄们交代。”时迁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吴用闻言沉默了半晌沉沉的说道,

    “大哥已经将城内的军政大权委托给我了,我一定要提大哥守好这块落脚之地,所以,当今之计,只有坚守。”

    之后不管时迁怎么说,吴用就只有两个字,

    “坚守”

    果然,一个多时辰之后,有黄巾败兵逃回了江洲,将卢俊义遇伏,宋江营寨遇袭,三万黄巾大军全军覆没的消息禀告给了吴用。

    吴用听后只感觉体内气血翻涌,头脑发晕,一个站立不稳,跌坐在地。他多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。可一切偏偏都被他猜中了。

    时迁也听说了这个消息也是痛不欲生,急冲冲的找到吴用,再次要求领兵出城寻找下落不明的大哥和二哥。

    吴用闻言叹息一声说道,

    “五弟呀,你既不擅长领兵作战,也不擅长战场厮杀,若是准你领兵出城,与敌军遭遇后岂能不败?若是再损兵折将,恐怕江洲郡就守不住了。所以还是坚守吧。”

    时迁闻言大怒的说道,

    “就算是如此,我们也不能看着大哥跟二哥陷入危难之中却中不管不顾啊,只要能寻到大哥跟二哥,江洲不要也罢。我们大不了继续回山中落草为寇。”

    时迁的最后一句话却深深的刺痛的吴用的内心,他本是一个饱读诗书的文人,胸中怀有大志,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封侯拜相。因为一时穷困受了宋江的恩惠才与他落草为寇。当然这些都是他带到这个世界后被植入的记忆。现在他已经迈出了征伐天下的第一步,岂能再回头。无论如何他也要守住江洲郡,只有守住江郡,才有机会实现他的宏图大志。这样想着,吴用的眼神突然变得冷厉起来,冷漠的说道,

    “如果上天保佑,大哥跟二哥会安然无恙的,五弟,你累了,快快回房休息吧,这几日就不要出房门了。”话罢,吴用吩咐左右道,

    “来人,快扶五爷回房休息。”

    时迁闻言大怒,想要冲上前去抓吴用,一旁的众侍卫却一拥而上将他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吴用!我看你是别有用心,你定是想取代大哥的位置。大哥真是看错你了。”时迁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用却是背过身去,挥了挥衣袖示意侍卫将他带下去。

    时迁在被带下去的过程中口中还在不停的骂吴用忘恩负义。

    吴用听了这些话后心如刀绞,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,他其实重来都没想过要背叛宋江,也没想过要取代他的位置,可是他内心的志向告诉他,只有守住城池才有希望。

    时迁被带下去后便被囚禁在了房中,门口留下一众侍卫把守。可吴用还是低估了时迁,他的特长便是飞檐走壁,穿墙绕梁。想要从房间中逃出去也并非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果然,等到夜深人静之际,时迁悄悄的从榻上爬了起来,拿起杵在门旁的一根木棍,打开窗户,木棍的长度刚好可以碰触到隔壁房间的窗子,手中木棍轻轻一戳,将隔壁房间的窗子戳开,随后身型一转,一个飞跃,从他身处的房间一下子窜到了隔壁房间。这个高度足足有后世的二城楼高。两个卧房之间的距离足有后世的一米。时迁这一连串动作片刻之间便完成,没有发出一点动静,楼下的侍卫丝毫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隔壁的房间是用来接待外使的客房,没有外使前来时便空着。时迁迅速打开客房窗子,一跃而下,落地一个翻滚,就这样逃出了侍卫的监视。

    逃出后时迁偷偷潜入了太守府府衙内,此时已经是二更天,府衙外的卫兵正在昏昏欲睡,正好为时迁的行动提懂了便捷。在府衙内寻觅了片晌,终于找到了兵符和太守印信,揣入怀中后又偷偷溜出府衙直奔兵营。

    到达兵营后时迁手握兵,符召集了五千名黄巾军连夜出城寻找宋江与卢俊义而去。请记住小说乱入三国之逆天改命 最新章节 第三十六章,江郡城内乱网址:https://www.dushuwo.net/10/10648/751488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