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 如漆似胶(八)(1/3)

作品:《嫡女弃妻

“这……”急得夏荷不知如何是好,又不敢再啰嗦将军,只得站在那里低头瞅着托盘里的汤药发愁。

依兰透过珠帘看到夏荷在那里踌躇着,很是不忍。轻轻叹了口气,慢慢走进了里屋。

“把药放在那吧!你去吧。”依兰来到床边,指着床边的小几说。

夏荷感激的朝依兰点了点头,把药放下出去了。

依兰在床边坐下,抬眼朝床里瞅了一眼。沉默了一刻后,轻轻说道:“下人们又没得罪你,你何苦如此难为她们?身子是你自己的,这药喝不喝你自己看着办!”

依兰淡淡的说完后,起身徐徐走出了里屋。

沈青云本来听到依兰走进来的脚步声,心中还一阵窃喜。暗想:她是来劝自己喝药了!看来她还是很心疼自己的。本想,她一劝自己就起来把药喝了,顺便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来。他躺了这一下午,可把自己憋闷坏了!几天来,虽然都是躺在床上,可是只要沈青云一睁开眼睛就会看到依兰那张微微含笑的脸。这多半日她不理睬自己,他在床上已经闷闷的躺了一下午了。心里很是懊悔,为什么要发那样大的脾气呢?

听到她淡淡的抛下两句话后,轻轻的脚步声慢慢朝外面而去。沈青云心里失望极了。慢慢坐起身子,呆呆的瞅了一眼小几上的汤药。眼光在黑黑的汤药上停留一刻后,沈青云悄悄向外面偏了偏头,瞅见依兰手里拿了本书正坐在榻上看着。慢慢收回目光,伸手端过小几上的汤药,抬起头一饮而尽。

“好苦!”沈青云伸了伸舌头嚷道。

“素问,给将军把蜜饯拿来!”依兰边看着手中的书边喊道。

沈青云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下。心想:看来自己的一行一动都没瞒过她的眼睛。这个女人还真是不一般!以后她是吃定自己了。吃定就吃定吧!谁让自己现在一天不看到她也不行呢?

“素问,交待厨房今晚多做几个少夫人爱吃的菜来!”沈青云接过素问拿来的蜜饯道。

“是!”素问欢欢喜喜的跑了出去。

很快,夕阳已经西下。屋内的光线也暗淡下来,下人们给屋里掌上了灯。依兰一直坐在榻上专注的看手中的书。一点儿也没有理会屋里的沈青云的意思。沈青云觉得讪讪的,便走下床在屋内四处溜达着。

不一会儿,下人们便把晚饭准备好了。一桌丰盛的菜肴摆在了沈青云的面前。

“哎!还真是有些饿了。”沈青云伸了个懒腰,貌似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什么人听的。

沈青云抬眼朝珠帘外瞄了一眼,见依兰仍然坐在榻上专注的看书,对他的话没有丝毫的反应。沈青云只得走到八仙桌旁坐下,拿起筷子索性朝一盘菜夹去。可是当筷子刚刚要碰触到盘里的菜时,筷子在空中停留了一刹那,沈青云蹙了下眉头,拿筷子的手抽了回来。

“叫少夫人吃饭!”沈青云把手中的筷子往碗边一放,沉着脸对站立一旁的素问说。

“是!”素问应声刚朝外走了两步。依兰已经放下手中的书,缓缓走了进来。依兰径直走到八仙桌旁的一个圆凳上坐了下来。旁若无人的拿起面前的碗筷便吃了起来。

沈青云见依兰就像没看到自己一样,在自己身旁自顾自的吃着。还时不时的拿筷子夹着桌上各式各样的菜式品尝着,神态怡然自得,动作优雅得体。心想:她确实是与众不同的!

沈青云嘴角上翘,唇边隐隐泛出些许笑意。收回依兰身上的目光,拿起面前的碗筷也神态自若的吃了起来。

一顿饭中,二人都各自吃的津津有味。只是,吃饭的两个人并没有相互说过一句话,也没有对视过一个眼神。不过,好像他们嘴角都轻轻的划过一丝笑意。

不一会儿后,沈青云和依兰二人几乎是同时撂了筷子。

“素问!收了吧。”依兰抛下这句话后便离开了座位,又回到外间的榻上看书去了。

紧接着沈青云也站了起来,走到窗子前的书案旁坐下,随意翻着书案上书。

素问和夏荷抬眼偷偷瞧了眼坐在书案旁的沈青云,发现将军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怒色,遂放下心开始收拾八仙桌上的残席。

一个晚上,依兰坐在榻上认真的看书。沈青云坐在灯下翻了会儿书案上的书,然后又提笔不知道在纸上写了些什么。总之,就是这两个人就是各自消遣自己的。

一直到更鼓响了两声以后,依兰合上了手中的书本。抬头朝侍候在一旁的素问和夏荷道:“已经两更天了,侍候将军歇了吧!”说完便也起了身子,自己站在榻边铺起床来。

素问和夏荷也忙进屋里给沈青云铺好床后,低首道:“将军,夜深了。请安歇吧!”

沈青云又往面前的纸上写了几个字后,放下手中的毛笔。起身朝床走了过来,翻身上床后把被子拉好。“把灯熄了吧!”

素问上前吹了灯,和夏荷退了出去。

这时,依兰也已经宽衣歇了。素问和夏荷把外屋的灯也全熄了。纷纷下去睡觉了。

一时间,屋里静悄悄的。只有空中的一轮下弦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 嫡女弃妻 最新章节第八十一章 如漆似胶(八),网址:https://www.dushuwo.net/196/196864/8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