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章 终于暴露妖化的幽斗!(1/2)

作品:《从成为妖怪之主开始

“虽然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最后要跟你一战的准备,但是在此之前,难道就不能让我跟莫德雷德先分出胜负吗?”

圣杯的获胜名额只有两个,saber之前也早就有跟幽斗战斗的心理准备。

但是之前的她,更加希望的是能够一对一的对决,即便是最后落败了,那么她也不会觉得后悔。

“不要在执着你所谓的骑士道了,如果真要说公平的话,现在的你实力也不是巅峰状态吧。

一个三流的御主,让你根本发挥不出正常的一半水准吧,而且我之前帮你补充的魔力,因为刚刚的战斗,也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吧。

即便是如此的话,你还是打算恪守你所谓的骑士道吗?”

对于saber的请求,幽斗却完全没有打算接受的想法,而是蹬碎脚下的地面,直接朝着saber冲了过去。

虽然打败削弱版的saber,可能有些胜之不武,但是御主的水平,本来就也是圣杯之战的一部分。

现在的saber别说跟幽斗战斗了,估计连再次使用一次誓约胜利之剑的余力都没有了。

所以白刃战才开始数十回合,saber就已经完全被幽斗给压制住了,要不是得益于其本身高达A级的直感能力,甚至可能都坚持不了这么长的事情。

而就在幽斗跟saber战斗的时候,之前被幽斗一拳轰飞的莫德雷德,捂着剧痛的腹部,此时也是重新爬了起来。

当看到自己视为偶像依旧骄傲的“父亲”,被幽斗轻松压制,并且岌岌可危之时,莫德雷德表情又变得更加不悦了。

之前就说了,莫德雷德对于saber的情感,其实相当的矛盾。

即便是被母亲一直灌输,父亲就是敌人的想法,但是莫德雷德还是从小就对名扬整个大不列颠的“骑士王”崇拜不已。

直到在当面向saber表达了身份,并且遭到拒绝以后,莫德雷德对saber的情感才慢慢的转变了仇恨。

但是即便如此,如果要说这个世界上,莫德雷德最崇拜的人是谁,那么她毫无疑问会回答亚瑟王。

那个人无论在什么地方,什么时候,都是那么的完美,曾经的莫德雷德也一直以自己有这样一个父亲而感到骄傲。

那般伟岸且完美的父亲,此时正要面临败北,这怎么可以!

能够打败父亲,并且证明自己的人,唯有自己莫德雷德而已,至于其他人全部都要靠边站!

看着落入下风的saber,莫德雷德突然爆发出了全身的魔力,并且高举起了手中的灿然辉耀之王剑。

而在莫德雷德魔力的爆发之下,灿然辉耀之王剑本来白银色的光辉,也逐渐变成充满了憎恨的黑红色。

并且在“灿然辉耀之王剑”解放真名的瞬间,剑锋处也出现了直线状的红色闪电,这些闪电即是莫德雷德宝具的解放状态。

而在这一瞬间,莫德雷德手中本来仅有C级的宝具“灿然辉耀之王剑”,也会在瞬间直接飙升到A++级别的对军宝具!

没有错,灿然辉耀之王剑作为王者证明之剑,其本身的价值就堪比誓约黄金之剑,是被誉为被认为比任何的银更眩目的宝具。

虽然因为莫德雷德曾用此剑对亚瑟王造成了致命伤,让其堕落成了厄之魔剑,但是莫德雷德同样找到新的途径,让其成为了A++级别的魔剑!

“对吾华丽父王的叛逆(rent Blood Arthur)!”

其实不管是莫德雷德的宝具“对吾华丽父王的叛逆”,还是saber的“誓约胜利之剑”,其实都是魔力放出的一种应用法。

不管是莫德雷德还是saber,都是将魔力灌入剑中,再将之增幅、发出。

只不过虽然使用的方式一样,但是两者的魔力却截然不同。

saber的所灌输的魔力,是希望、信仰,以及必胜的意志,所以散发出来的是圣剑该有的璀璨之金。

至于莫德雷德的话,则是憎恨、扭曲、以及对父亲的思念,所以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市魔剑该有的黑红色,剑身的赤色闪电正是其复杂的情绪体现。

但是不管是誓约胜利之剑,还是对吾华丽父王的叛逆,都是实打实的A++级别对军宝具,在威力方面不会有一点点的折扣。

粗大的黑红色光柱,并且夹杂着红色的闪电,几乎是转瞬即逝就来到了毫无防备的幽斗跟前。

跟誓约胜利之剑一样,要想就宝具发挥出最大的威力,莫德雷德必须向宝具灌输足够的憎恨情绪。

而如今的自己那个华丽的父亲就在自己面前,想要调集这样情绪的魔力,对于莫德雷德老说,实在太简单了。

本来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全功率爆发的A++级别对军宝具,此时莫德雷德愣是做到了瞬发。

而且其威力更是让一旁,本来对幽斗拥有十足信心的美狄亚都不由得惊呼出声。

粗大的红黑色光柱,带着一往无前的姿态,直接在地面上犁出了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 从成为妖怪之主开始 最新章节第二百六十章 终于暴露妖化的幽斗!,网址:https://www.dushuwo.net/267/267717/2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