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 酝酿(1/2)

作品:《尽欢

灯火通明的不夜城, 一场由江城警方布控的缉毒行动进展顺利, 两名毒贩脑袋上裹着黑布,被警方自宾馆带出来,身上还穿着单薄的睡衣。

时间发生在后半夜, 街上几乎已经没有了行人,有的也只是醺醺欲倒的醉鬼,拎着酒瓶子,歪歪斜斜行走在街道尽头。

这件事发生得是在太过迅速, 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,毒贩还沉浸在温柔乡的美梦中,猝不及防便从天堂跌落到了地狱。

瑟瑟寒风中,陆凛走出宾馆,手里拿着对讲机:“床上还有两个小姐,有点麻烦。”

那头传来秦林的声音:“无论如何, ‘老虫’那边还没动静,‘蛇骨’落网的消息现在不能走漏半点风声。”

“知道了,随便找个由头,把那两个小姐拘起来,不过不能太久,时间紧迫,明天早上开大会,商量对策。”

床上衣不蔽体的小姐也被带出了宾馆, 上了警车。

夙兴夜寐的审讯, 从毒贩嘴里敲出半个月后的一场交易行动, 接头的对象正是他们盯了很久的“老虫”。

这一次机会,千载难逢,陆凛跟同事们一夜未眠,第二天早上的会议上,初步拟订了几个缉捕方案。

“据落网的‘蛇骨’供述,老虫一贯的风格,交易地点放在农村,这样即使是出事了,也可以借助地形逃之夭夭。”

陆凛放下手里的口供笔录,手撑在桌前,看向疲惫倦怠的警员们:“半月后交易的地点是螺山村,距离江城30公里,交易时间和地点随时可能发生变化,届时‘老虫’会联系‘蛇骨’,‘蛇骨’愿意将功折罪,为我们缉捕‘老虫’归案牵线搭桥。”

“时间很紧,三天之内,每个人都要给我拟订一份切实可行的缉捕方案。”

散会之后,秦林接了一杯袅袅的咖啡,朝着值班室走去,路过杂物间,他顿住脚步。

杂物间缝隙里似乎传来隐幽的光线,他一拉开门,陆凛条件反射一般,身体猛地动了动。

“陆队,你在干啥?!”

陆凛被吓了一跳,见是秦林,他定了定心,倚在杂物间的架子边,说道:“发短信。”

“发短信怎么把自己弄得跟做贼似的。”秦林走进来,打开灯,私下里检查杂物间架子的每一个角落。

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躲这儿搞对象呢!”秦林将边上的空箱子打开,八卦地检查里面有没有藏人。

陆凛深呼吸,继续低头看屏幕。

“不就发个短信么,还要躲在这黑漆漆的屋子里。”

陆凛将手机一收,理直气壮:“酝酿感情。”

秦林笑了笑:“昨晚连夜审讯,这会儿不麻溜回去补瞌睡,躲这儿酝酿感情,你当自己情圣呢!”

陆凛看了看时间,现在已经是凌晨的三点。

“发的啥。”秦林好奇地凑了过来。

手机屏幕的收件人是妍儿,对话框里没有文字,只有一只鸟的图片表情

秦林嘴角抽了抽:“你就给人家发个鸡,需要大半夜躲这儿酝酿感情?”

陆凛抬眼看他,电话拍了拍手掌:“不是鸡,这是鸟。”

“你大半夜给人家发给鸟,想干啥?”

陆凛笑而不语。

秦林指着陆凛大喊:“下流!”

陆凛依旧微笑。

秦林是个四十来岁的糙汉子,思维方式和说话方式都是直来直去:“你干脆给她写首诗,我当初追我媳妇的时候,写了一首诗当众献给她,第二天事情就成了。”

陆凛眼角一弯,好奇问道:“你还会写诗?”

“□□十年代,肚子里不装点墨水,怎么搞对象?”

陆凛这下是真的感兴趣了:“写的什么诗?”

“听着啊。”秦林清了清嗓子,抑扬顿挫。

“你爱的是春天,我爱的是秋季,秋季正和我相仿,春天却像是你.....”

陆凛嘴角抽抽:“这是你写的么。”

“当然不是我写的,这是匈牙利诗人裴,裴啥啥的,写给他的初恋情人的诗。”

“你念人家的情诗追媳妇,好意思。”

“甭管谁的诗,有用就成,我当年给我老婆念了这首诗,感动得稀里哗啦,第二天她就上我炕了。”

陆凛:......

“你看看这几天你给人家发了多少短信,打了多少电话,人家理过你没有?”秦林鄙视说:“那姑娘之前追着你贴着你,你对人爱理不理,现在人家不搭理你了,知道着急了?你这叫啥,自作自受!”

陆凛:......

-

天色微微亮,晨昏分割线刚刚自地平拉开,村子里的公鸡此起彼伏地闹腾个没完。

过去只要稍稍有动静,她便能快速地清醒,回来这么长时间,生物钟也变得懒散了许多。

果然,人在舒适的环境里容易变得懒惰。

姜妍伸手摸到床头的手机迷迷糊糊要看时间,屏幕上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 尽欢 最新章节第34章 酝酿,网址:http://www.dushuwo.net/269/269351/3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