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池营垒18(1/2)

作品:《你是我的城池营垒

接下来的日子风平浪静。当邢克垒在新兵营操练新兵时,米佧在医院忙得很充实,唯一有所不同的是她总会下意识查看是否有未接来电。盯着哑掉的手机,她失望而不自知。

半个月后的一天中午,食堂用餐的贺雅言不经意地问:“邢克垒那边的训练结束了吧?”

米佧微低着头:“不知道。”

贺雅言偏头看她:“没联系?不像他风格啊。”

米佧不吭声。

鲜少见她如此沉默,结合近期蔫蔫的表现,贺雅言直言不讳:“他又惹你了?”

“不想理他。”米佧气鼓鼓地戳着餐盘,“居然吼我,好像我愿意相亲似的。”

被迫相亲的事米佧和贺雅言说过。因为清楚她的排斥,贺雅言并未放在心上,可邢克垒是对她动了心思的,接受不了是人之常情。

贺雅言便多说了几句:“他就那脾气,平时确实不太有正形,可干正事的时候向来不含糊。这也是为什么他那么不驯,赫义城还器重他的原因,好像最近还有意让他下团。”

“下团?”米佧的注意力有所转移。

贺雅言点头:“部队这种下派的人都是上级首长要重用的,相当于地方上到下面单位挂职,回来就升迁。”

这样说米佧就懂了:“我还以为师参谋就要从师部往上升。”

贺雅言笑:“机关里提升太慢了,有能力的人都是下到团里去提升的。”

米佧的兴致在不知不觉中被提了起来:“那他到团里能干什么啊?”

贺雅言想了想:“他军事过硬,能干的多了。比如做训股长就很适合,主抓军事训练。之后再调到别的团任参谋长或是政治部主任,就提升成副团级了。部队现在大多是这样提升干部的。”

米佧好奇:“他会被派到哪个团呢?”

“五三二吧。”

“厉参谋长那儿?”米佧忽然想到什么,“可我有次听他说,下次军演的对手好像就是五三二团,这样的话,输赢都不好吧?”

“这就是赫义城不厚道的地方。”贺雅言轻笑,“如果没有意外,年后的演习邢克垒会是指挥官,输了不止丢自己的脸,等到了五三二团可能还有人不服他,毕竟那可是全军挂名的战斗力最强的部队。可如果赢了,无疑是折了五三二团的面子,等他过去,人家还不铆足了劲找机会收拾他?”

爱好和平的米佧闻言有点小苦恼:“那这仗怎么打啊?”

“往死里打呗,不管结果如何,过程肯定是要拼尽全力的。”贺雅言挑眉,“他们那些人啊,都是好战分子,野蛮的武夫。”

回想邢克垒的粗犷,米佧认同地点头。

这时,军装在身的赫义城出现在食堂门口,肩膀上闪亮的大校军衔格外显眼,而他身后不远处赫然是身穿白色医生服的邵宇寒。两个气宇轩昂的男人先后而来,引得旁人侧目。

米佧边拿胳膊拐贺雅言,边朝赫义城招手。

赫义城脚下未作停留径直走过来。

“首长好。”米佧懂事地把贺雅言身边的位置腾给赫义城,又和邵宇寒打招呼:“院长。”回应他的是邵宇寒温和的笑。

面对米佧,赫义城脸上的笑容很平和,语气轻松:“你好啊小同志。”见邵宇寒落座在隔壁,而贺雅言把手边的两份午餐推过去一份,他微敛眼中笑意,点头算是打招呼。

邵宇寒神色淡淡,施施然用起餐来。

早已习惯两人之间的冷淡,贺雅言看看时间:“你怎么来了?不是说开会吗?”

赫义城双手交握往桌上一放,慢条斯理地宣布:“散了会过来的,还没吃饭。”

这暗示太明显,贺雅言轻踢了下他小腿,起身去给首长打饭。

赫义城嘴角的笑意根本控制不住。

米佧见状小声提醒:“小心雅言姐秋后算账。”

赫义城不以为意地挑眉,“不哭鼻子了小同志?”

米佧不承认,“我才没有。”

赫义城假意皱眉:“那是我冤枉某人了?”

当然知道某人指的是谁,米佧下意识说:“才不冤枉呢。”

赫义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:“那就好,要不把他罚去外训一个月可就有点重了。”

“啊?”米佧原本心里还奇怪,自己明明没有告小状怎么邢克垒就受了罚呢,现在她明白了,“外训去了呀。”

贺雅言端着餐盘回来,难得地附和赫义城:“这惩罚可是够重的,等他回来黄花菜都凉了。”

得女朋友亲自服侍,赫义城的心情自然是很好的,他笑眯眯的:“小同志,下次邢克垒再招你的话就告诉我,我收拾他。”

米佧小小声嘟哝:“那不就阻碍他进步了么。虽然他那个人看着没什么上进心,但是我也不能拖他后腿吧。””

邢克垒于她到底是不同的。赫义城笑而不语,随即俯到贺雅言耳边低语了两句,然后不等她发表意见已在桌下抓住她的手,气定神闲地问:“下班有时间吗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 你是我的城池营垒 最新章节城池营垒18,网址:http://www.dushuwo.net/269/269391/1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