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七章 虚虚实实

作品:《侍妾虐渣宝典

    花千树微微一笑:“你们二皇子请我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士兵唾了一声,看一眼她身上的西凉士兵衣裳:“你是长安派来的奸细吧?”

    花千树再次冷笑一声:“我是长安凤萧夫人,你们二皇子昨日派了两万兵马特意请我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士兵心里顿时就犯了嘀咕,狐疑地看了她一眼,不敢私自做主,命令士兵将她绑好,带着直奔主帅大营。

    西凉二皇子金格尔还未起身,大家不敢打扰,候了约莫两刻钟,天边晨曦初露,方才入内回禀。

    金格尔听到禀报,也是忍不住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花千树竟然会真的赴约,更没有想到会这样早,以这样的方式。他认为,一个女人,就算是再有胆识,真的赴约,也应当是率领着一队的护卫军,正大光明地风光而至。

    偷袭?意图烧毁粮草?

    金格尔对这个女人早就产生了兴趣。当他一次次听到西凉密探回禀的消息,知道,是这个女人一次次坏了自己的好事的时候,就已经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精通器械,阵法,狡猾,奸诈,擅于就势借势,临危不乱,许许多多的形象在他的眼前就鲜活起来。

    他还听说,这个女人是卧龙关新上任的总兵大人一路从京城带来边关的,天生媚骨,风姿不凡。

    他想见见这个女人,若是能为我所用,则留,反之,则杀无赦。

    他大张旗鼓地设下这个反间计,想要借此离间她和顾墨之与卧龙关军民的关系。顾墨之不过是刚刚走马上任十余日,没有任何基础与威望,只要细作从中煽动蛊惑百姓与士兵们的情绪,事情无论如何发展,都将应和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凤萧夫人怎么可能真的来此?

    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命令士兵,将花千树带进帐篷里来。

    花千树被一路推搡着进来,头发凌乱,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金格尔一步一步向着她走过去,然后伸出手,满含着期待,抬起了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五官精致,的确是个美人不假。不过盛名之下,其实难副。她看起来并不像传闻之中那样魅惑人心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凤萧夫人?”

    他的面庞瘦削,一双眸子就像是草原上的苍鹰一般,精光四射。冷笑的时候,微微勾起一侧唇角,眸光就显得有点阴鹜。

    花千树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,眸光飘移,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就是凤萧夫人,二皇子不是要见我吗?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金格尔缓缓松开钳制着她下巴的手,改为摩挲她的脸:“听闻上京水土好,女子个个体态轻盈,犹如娇柳扶风。面容也细腻如脂,吹弹可破。不像是我们西凉这样大的风沙,吹得女人们都粗糙起来,那脸还不及我这长满了老茧的手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沿着花千树的肩膀一路摸索下去,抓住了花千树的手,花千树忍不住瑟缩两下,有点惊恐。

    “然后,我还听说,凤萧夫人也会握剑杀敌,武功高强,想想,她应当是练习剑法许多年了,会不会也如我这般,虎口上有硬茧呢?”

    花千树没有,因为她习剑时间真的不够久。只是这些时日,忙着修理床弩,手有些粗糙罢了。

    她一言不发,明显有点色厉内荏。

    金格尔转头吩咐士兵:“将金乌占给本皇子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花千树抿抿唇,面有慌乱与惊恐。

    金格尔若有所思地望了她一眼:“你还嘴硬吗?”

    花千树磕磕巴巴:“我不懂二皇子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金格尔伸出舌头邪气地舔了舔唇角:“你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花千树一挺胸膛:“我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就是凤萧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二皇子我见过形形的女人,可是主动找死的,你是第一个。说吧,你来我西凉大营究竟有什么目的?老实交代,本皇子给你留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花千树瞬间苍白了脸色:“两国相交,不斩来使,我是你二皇子请来的,你怎么能杀我?”

    金格尔提着鼻子“嗤”了一声:“本皇子请的,乃是凤萧夫人,可不是你。凤萧夫人自己不敢赴宴,可是又怕激起民愤,所以就随便找了一个人代替糊弄本皇子,敷衍了事吗?你们长安人就是沽名钓誉,手段卑鄙!你招不招都无所谓,等本皇子一会儿攻入卧龙关,活捉了真正的凤萧夫人,再命人慢慢地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话里带着一股阴森的寒气,透着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花千树面色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金乌占奉命赶到,金格尔冲着花千树讥讽地努努嘴:“凤萧夫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金乌占走到花千树跟前,这时候天色已经微明,但是帐篷里依旧昏暗。

    他“噗嗤”笑出声来:“这是哪里来的冒牌货?那凤萧夫人那日里下官亲眼见过,可比她要漂亮百倍!”

    金格尔一副果不其然的样子:“果真不出我所料!就知道长安人胆小如鼠,又好色成性,怎么可能真的让她一个人跑来我西凉大营?来人呐,将她押下去,吩咐火头军,今日加餐,让将士们饱餐一顿。一会儿,就让这个女人头前带路,攻入卧龙关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让花千树头前探路,绕过埋伏的箭矢,好减少人员伤亡。

    金乌占好战,闻言立即兴奋起来,吩咐手下上前,将花千树关押起来,严加看管。

    士兵凶神恶煞地上前,手里拿着绳子:“老实点,走!”

    花千树左右挣扎,露出半截里衣的衣袖,袖口上用朱砂笔画了一个米字。

    这是沈岩与混入西凉的细作提前约定的暗号,以免有人暴露身份之后,被人利用,假传军情。

    她被人推推搡搡地丢进一辆囚车里,解开绳索,上了枷锁,然后有两个士兵留在一旁看守。

    很快开饭的哨子吹响,两个士兵等了半晌,也没人过来替换自己。咂摸咂摸嘴:“听说今日加肉,这些人可别把咱们哥俩忘了。”

    正发着牢骚,见有人从跟前走过,满嘴油光,明显是已经吃过饭,慌忙就将他叫住了。上前交涉一番,那人方才不情愿地上前,不耐烦地摆摆手:“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士兵立即飞奔着走了。

    那人靠在牢车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另一个士兵说话,一咧嘴就露出一颗豁了的牙齿。</>请记住小说侍妾虐渣宝典 最新章节 第四百六十七章 虚虚实实网址:https://www.dushuwo.net/4/4930/42840403.html